dafabet手机版:北魏孝文帝如何进行改革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因为懂得变革,周朝逐渐强大,天下九分占其七,周武王率军在牧野之战中击溃商朝军队后,一个让孔夫子及历代先贤推崇备至的周朝开始了700多年的统治。分封制、宗法制、井田制、礼乐制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变革在周朝开始,所以周朝是中国悠久历史中唯一一个能存在700多年的王朝。因为这个荣耀千古的王朝,“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口号,为历朝历代王侯将相所铭记。于是,变革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成为常态,变者愈强,不变则亡。 然而,变革意味着要改变,过去的惯例、常态、习惯皆为往事。从古至今,高谈变革的人如过江之鲫,不计其数,可是能功成名就,被后世传颂者甚少,功败垂成,淹没于浩瀚史海之中者颇多。变革之艰辛可见一斑!可是,一位出生乱世的帝王,却凛然不惧,在民族矛盾频出的关键时刻,在朝堂权贵的强烈反对之下,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影响整个中国历史的北魏孝文帝改革。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鲜卑人,南北朝时期北魏第六位皇帝。由于鲜卑人落后保守,他们统治下的北魏十分混乱,比如官员俸禄方面,早期北魏官员俸禄是战争中掠夺他人的财物,往往是“初来单马执鞭,返去从车百辆”,后来国家渐渐安定,依然没有官员的俸禄,所以官员明目张胆的进行贪污、掠夺。又如民族关系方面,鲜卑人统治着国家,但是经常对其他民族进行侵凌。就是因为北魏统治者对各族人民实行了民族歧视和残酷的民族压迫政策,民族矛盾不断加剧,不时会有起义爆发,反抗民族压迫。 孝文帝勃发雄姿,因此不像其他鲜卑贵族一般短视,深知北魏若想强大,就必须变革,革除积弊。落后的文化不足以统治广阔的国土,落后的统治方式不足以安抚数量众多的百姓。英明神武的孝文帝怎能像后辈高欢那般和稀泥?面对鲜卑人与汉人的矛盾,对鲜卑人说“汉人是汝奴,夫为汝耕,妇为汝织,输汝粟帛,令汝温饱,汝何为凌之?”对汉人说 “鲜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绢,为汝击贼,令汝安宁,汝何为疾之?”此法虽能在一定程度缓和鲜卑人与汉人的矛盾,但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只有变革,加速鲜卑人的汉化,才能进一步缓和民族矛盾,才能更好的统治这大片国土。 秉承这个信念的孝文帝对整个北魏王朝进行全面的改革,在推行均田制、俸禄制、迁都洛阳后,全面汉化成为重中之重。孝文帝的汉化措施十分彻底,首先禁止士民穿“胡服”;其次停止说鲜卑话,一律讲汉语;再次南迁的移民的籍贯都改为河南洛阳;第四鲜卑族和其他北方民族,统统改姓;第五鲜卑贵族与汉族通婚。一系列的改革加速了鲜卑民族的汉化与封建化,有利于民族融合,更有利于北魏的王朝统治。孝文帝的高瞻远瞩不是目光短浅的北魏权贵所能理解的,那些权贵依然习惯于享受北方的寒冷及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性,所以改革引起了他们的强烈抵触,从反对到反叛,曾经的北魏支柱成了王朝动荡的罪魁祸首,孝文帝意志坚定,全力镇压。与改革稳步发展相伴随的就是北魏国力蒸蒸日上,改革的效果极其明显。然而,命运总是好愚弄,意气风发的拓跋宏在南征的路上,染疴病重而死,他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不仅让北魏王朝逐渐衰落,更是让一个可能统一全国的帝国烟消云散。 拓跋宏说过,北人每言:“北俗质鲁,何由知书!”联闻之,深用怃然!今知书者甚众,岂皆圣人!顾学与不学耳。联修百官,兴礼乐,其志固欲移风易俗。联为天子,何必居中原!正欲卿等子孙渐染美俗,闻见广博;若永居恒北,复值不好文之主,不免面墙耳。正是想让鲜卑人移风易俗,学习先进的汉文化,巩固王朝统治,因此孝文帝不顾险阻的推进改革,然而后继者,要么平庸,要么残暴,都没有延续改革,又回到曾经的落后、保守,最终在民族矛盾中北魏王朝分崩离析。 浩如烟海的史册中,留下了太多前尘往事,曾经的波澜壮阔、曾经的荡气回肠都如那一闪而过的流星,消逝在茫茫的往事之中。然而每当回首公元491年,那段轰轰烈烈而又短暂的变革,总能被那个拥有“虽千万人吾往矣”气概的拓跋宏所折服。俗人安于现状,伟人见微知著,因此每逢变革,总是涌现出强大的阻力,变革应当何去何从?那个英明神武的孝文帝拓跋宏,适应着变革,远离赖以生长的草原来到中原腹地洛阳,告别习惯的胡服骑射穿上汉服说上汉语,因为他知道立足于时代前,不进则退,变革不容有所疑虑!(中共洛阳市委办公室 张长海)